三国七大英雄临终遗言 一个比一个矫情

2018-01-31 出处:本站原创 作者:陆毅 责任编辑:陆毅
收藏成功,去查看收藏>>
46发评论,拿红包
中国汉语言文化,可谓博大精深,譬如“出生入死”(语出《老子》),就是堪称精辟的。短短的四个字,极富哲学性地阐述了人生道意,每个人的一生,无非生死而已。无论是贩夫走卒,还是盖世豪杰,都抵不过百年岁月的摧噬,终会化成灰灰尘土。在这里,我们不妨揭秘一番,来瞧瞧三国时代那些人气英雄们将死时都说了些什么。

  最温情:曹操

  遗言:吾婢妾与伎人皆勤苦,使着铜雀台,善待之。馀香可分与诸夫人,不命祭。诸舍中无所为,可学作履组卖(做鞋卖钱)也。

  曹操同志好色,这是路人皆知的秘密,可未想到,人之将死,依然对裙下风光念念不忘。可就在一代奸雄絮絮叨叨的遗言里(确切点讲应该叫遗嘱,出自《遗令》),我们却读出了一种温暖的人文情怀。

  原来,女人在曹操的心里,绝非只是床上工具的,至少,还有爱。当然,我们厚道的曹操,不仅着手安排自己归天后一干妻妾们住房问题(住铜雀台别墅套房),还对一些职业技能相对较低的女侍,也铺好了下岗再就业之路,思虑如此周全,可谓用心良苦。看来,一个女人一旦上了曹操的床,就等于为自己的人生买了一份靠谱的保险。

  最矫情:刘备

  遗言:若嗣子可辅,则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为成都之主。

  相对曹操的温情,刘备临终托孤就显得有些矫情了。当然,刘备本来就是一个矫情的人,更何况当时事态危及,前有东吴大军压境,后有北魏虎视眈眈,眼瞧着自己辛苦了大半辈子打下的一点基业,行将付之东流。

  兴许,此时把老实巴交的儿子,托付给权臣诸葛亮,不失权宜之策。只是,如果当时诸葛亮不识时务,当真顺势拉过皇叔的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只能笑笑说:皇叔的话,认真你就输了。

  最坑爹:董卓

  遗言:吾儿奉先何在?

  什么叫找死?董卓倒是演绎的精彩。就当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奸雄被埋伏路旁的一干刀斧手围殴的时候,首先想到的不是拔马逃走,而是在原地高呼找儿子。

  正是这一张望,错过了逃生的最佳时机。殊不知,董卓好容易盼来的宝贝干儿子,照面的第一句话却是“爹地莫怕,孩儿刀法好,一刀下去,不疼。”当然,董卓的遭遇,恰也暗合了中国人数千年以来就一直秉承的“优良”传统:坑爹。

  最霸气:太史慈

  遗言:大丈夫生于乱世,当带三尺剑立不世之功。今所志未遂,奈何死乎!

  在三国诸多名将里,太史慈也许不是最出名的一位,可他的这句遗言,却是最荡气回肠的。行在乱世,生死有命,但求以七尺血肉之躯,建万世功勋,此言一出,谁与争锋。

  也许,我们只能哀叹上天的不允,让这位富有大无畏革命精神的全能战士,过早地入土为安。可感叹之余,我们不禁试想,要是当年白门楼上吕布也有这番觉悟,可能在曹操刀下讨下一口活路?

  最悲催:袁术

  遗言:袁术至于此乎!

  三国时代本是乱世,乱世里草民们的世界应该是这样的:为了争取狭小的安居保障房,或者能拿到可怜的一点低保,卑躬屈膝地活着,必要时甚至还得写封遗书以死抗争。

  但在富二代的眼里,三国的世界也许是这样的:喝喝名茶、玩玩跑车,顺便寻些女子轮流发生性关系。当然,我们的袁术同志无疑是个富二代。

  可到了后来犯了事(玩大了,竟惦记着坐个土皇帝,惹了曹操不高兴),落魄跑路时,一路上还得摆出阔少爷的谱,非要VIP待遇,后因无法吃到蜜汁甜品,竟一时胸闷,大咤“袁术至于此乎”,呕血斗余而死。

  最二逼:魏延

  遗言:谁敢杀我?

  即便蜀汉后期的军官配置让人诟病,以致有了“蜀中无大将,廖化当先锋”的说法,可魏延着实忘了,三国是个创造奇迹的时代(摆地摊的可以当皇帝,种地瓜的也能做丞相)。

  因此,魏延只能为自己的二逼语录买单了。当然,我们也完全有理由替魏延不值的,因为他只是生错了年代,倘若轮回今日,行了坏事之后振臂高呼:“谁敢杀我?我爸是李刚”,恐怕倒也可能毫发无伤。

  最前卫:周瑜

  遗言:既生瑜、何生亮?

  关于周瑜和诸葛亮的是非恩怨,尽管演义费尽笔墨,可到了史料里,却未见零星记载。是史官们忌讳莫深?或者本就是子虚乌有?我们无从猜想。既是无从猜想,不妨搁在一旁,倒也可以专下心来,研玩一下这句八卦遗言。

  可这一深究,却读出了鲜为人知的内涵:原来,周郎真不愧是周郎,早在两千年前,就已经着手规划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这“既生瑜、何生亮?”其潜台词不就正是:“只生一个好。”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