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没解第42-43集剧情(大结局)

2018-03-03 出处:本站原创 作者:宋晓英 责任编辑:宋晓英 8844

姐妹没解第42集剧情介绍

  谭明凯说这样的谭家自己是不会心安理得接受的,还说他已经让叶紫通知谭铭扬他会把谭家给谭铭扬。他还说如意用尽了自己的全部力量想要换回谭家的安宁,还说不知道如意去哪了。他们正要走,谭铭扬对谭夫人说那把火他已经点着了,还说如意是谭夫人的女儿,可是云霞和大富把当年她催生的女儿和梅老九的儿子换了,谭明凯才是野种。谭明凯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是梅老九的孩子。谭夫人也不敢相信。云霞和大富跪下对谭夫人说他说的是真的。谭夫人问道如意在哪里,谭铭扬说如意现在就在烧死自己母亲的屋子里,不过如意还有个孩子。他还说自己倒是要看看谭夫人的底牌是什么。阿康说在那个房子里其实还有朱秋月,她并没有死,这就是自己为什么那么笃定如意为什么回去。阿康还说那把火是谭铭扬自己放的。谭铭扬一听就赶快往山上的房子跑。谭夫人也伤心难过的不行。

  来到山上的屋子,只剩下了废墟。谭明凯伤心地叫着如意的名字。谭铭扬也心灰意冷,这时又快烧坏的房梁掉下来快要砸到谭铭扬身上时,谭明凯推开了他,自己砸伤了,躺在了地上。

  谭铭扬背着谭明凯正要下山,阿康说自己对不起他了,是自己设计让他亲手烧死自己的亲娘。谭铭扬没有伤心,却傻笑了起来。阿康的手下想要开枪杀了他,阿康说他已经疯了。

  医生说由于淤血在谭明凯的头颅中才会造成他的深度昏迷,还说他暂时没有生命危险,这段时间他们会很辛苦,他们要不断地跟他说话,刺激他的神经。丝若说她明白,她能照顾他。

  谭夫人对着谭明凯说叫了自己二十多年的妈,怎么会不是自己的孩子。

  叶紫在医院照顾谭铭扬,谭铭扬还是一直傻笑,不吃药竟然把药塞在了叶紫口中。阿康对叶紫说让她不要难过,叶紫说现在一切该结束了吧。

  谭夫人看着如意的照片想起了如意,不禁想起以前自己对她的种种可恨的行为,眼泪不停地掉下来,嘴里不停的说如意我的孩子。云霞说都是自己的错。丝若说为了死去的人他们更要竭尽全力的生活。她还说她虽然失去了如意,但是还有他们,还有铭凯是她一手养大的,跟自己亲生的一样。

  阿康在茶园等着六爷的到来。阿康把谭景然的遗嘱交给了六爷,六爷说他没有让自己失望,进了谭家他就是谭铭扬。

  大富把谭家所有的田契地契拿给了谭夫人。丝若对她说佟夫人已经给他们准备好了房间,他们永远都是一家人。六爷跟谭夫人要玉佩,六爷让云霞跟夫人解释玉佩的含义。云霞说这是谭老爷给谭家继承人的信物。于是六爷就拿出了谭家的遗嘱,还说谁持有玉佩和遗嘱就是谭家的继承人,明天整个乌茶镇都会知道阿康是谭家的继承人。谭夫人对六爷说自己放弃的就是一堆纸,人活一辈子就是想要儿女膝下。她还说她当年就是不懂得舍得,今天希望自己放下了谭家,换回一份安宁。谭夫人说她可以放弃一切,只是要谭家的牌匾,给死去的人留一份尊严。

  谭夫人来到佟家,佟夫人说房间都给她准备好了,还说谭佟两家时代交好,这是剪不断的情分。她还说如意换回了她的家今后他们就是一家人了。

  阿康对六爷说现在他们拿下了谭家,不出三天他一定会拿下佟家给六爷。六爷说自己费尽心机去复仇,现在竟然觉得自己被搬到了。阿康说他煞费苦心得到了谭家,现在就当做是聘礼,他要娶叶紫。这时,叶紫来了说自己不同意。阿康说叶紫虽然爱谭铭扬,可是谭铭扬根本不爱她。六爷说他要为自己女儿选一个有能力的丈夫。叶紫说自己就是六爷的工具,于是还说她可以嫁给阿康但是要带着谭铭扬一起嫁给他。阿康说这是对自己的侮辱。叶紫说谭铭扬本性善良,这些侮辱算得了什么,她会照顾谭铭扬一辈子的。于是阿康答应了。

  叶紫对谭铭扬说为了满足六爷的欲望自己就要披上婚纱嫁给阿康了,让他不要怪罪自己,但是它会把他带在身边的。还让谭铭扬看他亲手为自己戴上的戒指,还说他们俩无论顺境还是逆境都要不离不弃,只有死亡才能把他们分开。阿康来了说要跟谭铭扬单独待会儿。阿康对他说高江才是他的亲爹,是六爷毒死了高江。还说他早就知道朱秋月在房子里,当初想要杀了他可是转念一想,要是让他的亲生儿子杀了自己亲娘,那才叫好。阿康说他是把他当做大哥的,只是自己却什么也没有得到。阿康说六爷老了,他活不过自己,他还说等他娶了叶紫之后第一个干掉的就是他。

  六爷把叶紫的手交给阿康,当牧师问道叶紫愿意嫁给阿康为妻吗,叶紫迟迟没有回答。这时,谭铭扬推开了教堂的门,傻笑着走进了教堂,阿康走上前抱着谭铭扬说他娶了叶紫就等于娶了整个上海滩,自己才是真正的赢家。婚礼正准备继续,谭铭扬朝着阿康连开数枪。

姐妹没解第43集剧情介绍(大结局)

  谭铭扬又拿枪指着六爷,六爷夸奖他能忍受天下的人才是真正的男人。谭铭扬对他说他 现在已经知道了所有的秘密,杀父之仇 该还了。六爷对谭铭扬说他开枪之后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叶紫成为了孤儿。叶紫求他不要开枪,他毕竟是自己爸爸。谭铭扬说自己没有为叶紫做过一件事,于是放下了枪,他对六爷说他们俩的恩怨到此结束。谭铭扬一转身,六爷对着他开枪说生死有命,一路走好。

  叶紫来找六爷说谭铭扬说谭铭扬失明了,他的一辈子就毁了。于是叶紫拿着枪对着六爷,六爷说自己是叶紫的爸,还说自己为了她付出了太多了,自己发誓要把所有能给她的都给她。谭夫人也来了对叶紫说那是她爸。于是叶紫又拿起枪对着自己的头说让他把谭家还给谭夫人,并且答应永远不再回乌茶镇。谭夫人拉着叶紫对六爷说就算他得到了全世界失去了女儿有有什么意思。于是六爷就答应了。于是谭夫人说老天给了他一个好女儿,自己会帮他好好照顾叶紫的,但愿有一天她想要回去。

  谭明凯在茶园里徘徊,有回到了房子里。谭夫人和丝若在房门外。丝若说谭明凯的了选择性失忆症,谭夫人说这也许对他是好事,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谭夫人对谭明凯说让他好好休息。谭明凯说他喜欢茶园,去茶园让自己赶到很舒服。

  一晃三年过去了,如意正在洗衣服,老五说佟夫人去世了,这些年来都是佟丝若在照顾谭夫人。谭明凯的失忆症一直没有好。如意说这样最好了。老五说孩子总不能一直没有爸爸。朱秋月对如意说自己想要回去,她想要见到自己的儿子。

  谭明凯说没有回忆自己很痛苦。谭铭扬说现在他觉得很满足,他不愿意再去想过去。他很感激自己还有谭明凯这样的好兄弟,他说谭明凯就像一缕阳光照耀着自己的生命。谭明凯说一缕阳光这句好熟悉。谭铭扬就说这是他曾经对自己说的,当时他正爱着一个姑娘。

  丝若对谭夫人和叶紫说自己永远也替代不了如意在谭明凯心里的位置。叶紫说那就让做让谭明凯爱的那个人。叶紫还说其实丝若一直都在这样做,她细心地照顾着谭家,甚至还以德报怨照顾谭铭扬,自己看到的是一个善良无私的丝若,这点和如意没有分别,可能这就是上天的安排,让他们重新开始。

  如意老五他们终于回到了乌茶镇。

  谭明凯站在茶园脑海里有如意的身影,还想起了如意写的诗,头又开始疼起来了。

  如意正在做茶糕,老五说他想带着如意的孩子礼物出去玩。

  老五来到玩具摊给礼物买玩具,正准备掏钱时礼物不见了,老五着急的找着。

  谭明凯来到街上为丝若置办聘礼,他们正准备买几身衣服,叶紫说自己要回聚顺兴,就不配他们了。

  老五正在找礼物遇到了叶紫,叶紫看到了礼物正拉着谭明凯的手,老五就对她说让她把孩子抱来,如意现在不想让他们知道孩子的身世。于是叶紫来到他们这里说自己知道孩子的父母。这时,礼物手里拿着一束黄玫瑰还说妈妈喜欢。谭明凯就让他拿走了,

  老五带着孩子和叶紫来到差点店,叶紫说既然他们都还在为什么不回去。如意说朱秋月的病还在反复,害怕见到谭铭扬之后会恶化。她还说自己想要忘记往事,丝若和谭明凯幸福就好了。还说等到朱秋月的病再好点就带着孩子远走高飞,彻底消失。叶紫劝她回去,如意说让她不要告诉别人见过自己。

  如意抱着黄玫瑰想起了谭明凯,老五说自己也没想到礼物能和谭明凯相见,这大概就是父子连心吧。如意说自己拥有的已经很多了,有礼物陪着就很满足了。她还说丝若就要跟铭凯结婚了。

  叶紫心里想着如意的事,一直叹气,谭铭扬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知道如意还活着就要去找她。叶紫说他不能去,如意要成全铭凯和丝若。这些话刚好被谭夫人听到。

  谭夫人到茶点店找如意,见到如意说自己真的很想念她,每天做梦都喊着如意的名字。云霞问如意为什么那么狠心,夫人想她都快想疯了。如意说那天是老五拼命砸开了门,可是自己受伤了,休养了好久才恢复,于是就离开了乌茶镇。谭夫人问她为什么不回家,如意于是就拉开面纱说自己脸部烧伤。谭夫人说都是自己对不起她,让她跟自己回去。如意说谭明凯已经把丝若当作了自己,礼物也把老五当作了自己的亲爹,每个人都有新生活了,她不想失去好不容易换来的宁静。如意还说自己会尝尝带着礼物去看她的,不要把这件事告诉铭凯,或许等到礼物长大了自己会告诉他一切。这时,朱秋月从楼上下来说自己的病好了,如意为了就自己才受伤的,还说自己已经不再恨她了,现在只想见到自己孩子。

  谭明凯来到如意的茶点店对如意说她想要两块茶糕,当吃着茶糕的时候就想起了跟如意发生的点点滴滴,眼泪不住流下来。如意害怕铭凯看到自己的脸,拼命用面纱遮住脸,还跑到了屋里。谭明凯背出了当初如意送给自己的诗,还说自己的心从来没有变过,想要看看如意。如意说让他走开,让他娶丝若。谭明凯说难道如意想要悲剧重演吗。如意就取下面纱让谭明凯看到自己伤口。谭明凯说自己爱的是如意这个人,当看到如意的伤口时,会更心疼,更爱她。如意说丝若为了他付出了太多了。谭明凯说丝若会理解的。于是如意说要是他在这样就带着礼物永远离开乌茶镇。

  谭明凯和谭铭扬一起被推到手术室,当谭铭扬问起到底是谁要把眼角膜捐献给自己,叶紫说让他安心手术,等到他能看到的时候就知道这一切了。

  手术结束后,医生为谭铭扬摘下纱布说以后注意保养就行了。谭铭扬取下纱布看到了叶紫,高兴坏了。这时朱秋月感动得说自己就是谭铭扬的亲娘,自己没有死,他终于看到了。于是两人就抱在一起大哭起来。朱秋月想到手术后不能哭,赶快为他擦去眼泪,还说这双眼睛是谭明凯给的。叶紫说谭明凯找到了如意,如意就是照进她心里的阳光。谭夫人说年轻人都找到自己的幸福才是做父母的最大的幸福,让他不要自责。

  如意正在发呆,老五问他他们一定要走吗。如意说叶紫说再过两天就是丝若和铭凯的婚礼,他们必须要走。这时丝若来了抱着如意说她这样走了难道就真能把铭凯让给自己吗。丝若还说铭凯即使失忆脑海里残存的还都是如意的影子。如意说自己现在没有办法在面对谭明凯。丝若谭明凯为了她放弃了自己的眼角膜,在铭凯心里如意永远都是最美丽的。

  叶紫和谭铭扬来到上海,六爷一个人孤独的坐在院子里。叶紫走到他面前,喊了一声爸,谭铭扬也叫了一声义父,六爷不禁老泪纵横对叶紫说回来就好,父女两人抱在了一起。谭铭扬看着六爷也欣慰地笑了。

  谭明凯站在茶园里,如意带着礼物来了,礼物叫到爸爸。于是谭明凯对如意说她还是那么美。一家三口形成一幅祥和的图画。(本站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