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那些倒霉的驸马:皇帝的女儿真可怕

2018-03-09 出处:本站原创 作者:龚洁 责任编辑:龚洁 3584
cript>

cript>

  皇帝的女婿当然不好当,驸马尽管身份高贵,但公主却是皇帝的女儿,这样一来,驸马不可以三妻四妾,不可以要求老婆三从四德。《明史·志第三十一·礼九》载:“驸马黎明于府门外月台四拜,云至三月后,则上堂、上门、上影壁,行礼如前。始视膳于公主前,公主饮食于上,驸马侍立于旁。”完全是奴才相。有些驸马比较幸运,公主还算安分守能相安无事;但有些就比较倒霉了。

  1、山阴公主的驸马

cript>

cript>

  《宋书·本纪第七·前废帝》载:“山阴公主淫恣过度,谓帝曰:'妾与陛下,虽男女有殊,俱托体先帝。陛下六宫万数,而妾唯驸马一人。事不均平,一何至此!'”这位宋山阴公主嫌只有驸马一个老公服侍太少,要让皇帝哥哥又给找了二三十个“面首”。

  2、宜城公主的附马裴巽

cript>

cript>

  唐中宗李显的女儿宜城公主的附马裴巽,在外面宠幸了一个女人,叫公主知道了。于是,公主把这个女人抓来,剥掉她身上一块皮;又剥掉裴巽额头一块皮,然后,把剥下来的两块皮,互换位置贴之。贴完后,再叫裴巽到前厅办理公务,底下的臣僚们,看见附马这个样子,都忍俊不止。后来,公主也觉得不雅观,于是,又从那个妇女的额头剥下一块皮,贴到裴巽的额头上,把裴巽额头上原先贴的那块转贴到那个妇女的额头上。那个妇女羞愧难当,自缢身亡。从那以后,凡是认识裴巽的妇女,一见到他都躲得远远的。

  3、辽国的驸马

cript>

cript>

  刘三嘏曾考取进士,一篇《一矢毙双鹿赋》辞彩华丽,辽圣宗极其赞赏,并将与皇妃白氏所生的第四女许配给他。刘驸马突然从辽国逃到北宋避难,史书上对此次叛逃原因只写五字:“与公主不谐”。可当时北宋对辽国年年纳贡唯恐有所得罪,怎敢收留他?等辽国使节拿着国书一到北宋即乖乖把此人交与对方。刘驸马重踏故土除了他的双脚,还有他的首级。

  4、明神宗的驸马

cript>

cript>

  《万历野获编》中记载的驸马冉兴让身为明神宗的驸马,有一天,他的妻室寿阳公主没有告诉管家婆(公主的奶娘)梁盈女,便自行与他相聚,享受天伦之乐。岂料梁盈女恼怒职权被侵犯,居然把冉兴让从公主房中拖出来,赶了出去。公主好言相劝,也被她以粗言秽语辱骂了一番。寿阳公主一夜不曾合眼,第二天一早就进了宫,想把这件事情告诉母亲郑贵妃,岂料梁盈女恶人先告状,已经在郑贵妃面前说了公主许多坏话。故此郑贵妃拒绝见女儿,自然也就听不到女儿的申述。冉兴让受辱之后,写好奏章准备参奏管家婆,谁知梁盈女的相好太监早已料到这一着,纠集了几十个大小太监在内延等候,他们一见驸马走来,便把他团团围住,劈头盖脸就打,直打得驸马爷衣帽破碎,伤痕累累,好不容易才逃出重围。回家后,冉兴让打算再写奏章,圣旨却来到了。皇帝严厉地责备他一番,下令收回蟒袍玉带,还把他送进国学反省了几个月,不准他再提此事。

  5、清朝驸马

cript>

cript>

  清朝驸马必须对父母尽孝道,所以驸马不与妻子同住,驸马要见妻子,须先由公主“宣召”,所以不便时时求见。公主要见丈夫,也得找个什么理由才宣召,然后由下人奔走传达,还要赏赐花钱。麻烦的是,一些管家婆,常常从中作梗,致使驸马和公主如牛郎织女,可望而不可及。他们名为夫妇,却难得有机会共枕床席。

  6、永嘉公主的驸马

cript>

cript>

  唐高祖李渊的女儿房陵公主,也称永嘉公主。她前后嫁过两个丈夫。她的前夫名叫窦奉节,是高祖李渊发妻窦皇后的侄儿,论起来是与永嘉公主是表兄妹。不但出身高,官也做得不小,担任过左卫将军、秦州都督等职务。

  但是永嘉公主似乎根本没把这个丈夫放在眼里,一方面严于律人,不许丈夫拈花惹草;另一方面宽于待己,找了不少情夫。

  唐朝人为何不情愿做驸马?

cript>

cript>

  一期的台湾《历史月刊》刊登政治大学历史系教授王寿南的文章说,唐朝人对于担任驸马这件事情,不但不羡慕,大多数还非常排斥。这是为什么呢?原文摘录如下:

  陈世美的案子发生在宋代,他为了想得到驸马这位置,冒了生命危险,也果真付出生命代价。但这种事情,在唐代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唐朝人对于担任驸马这件事情,不但不羡慕,大多数还非常排斥。举一个唐代跟陈世美境遇相似可是结果却相反的例子。

  为保官位而联姻

cript>

cript>

  士大夫跟世家大族不愿意尚公主,便造成唐代公主婚姻的困难。于是,公主可以下嫁的对象,便多半是集中在功勋大臣的家族,尤其是那些不是出身于世袭门第或世家大族的功勋大臣们,这些人因为出身没有世家大族那么名贵,也因为他们的地位,都是来自于朝廷给的官名,所以为了保持自己的高官爵位,功勋大臣们也就不得不接纳公主为妻或媳妇。一旦某个这类家族接纳了第一位公主以后,这个家族往往就会陆续接纳第二个、第三个公主嫁给自己家族的其它成员,这就是我们中国人讲的“亲上加亲”之观念。

  一、唐朝的公主多半品德不佳

cript>

cript>

  不知道是否是李唐皇室家教不良,多数公主表现出的品德往往不好。如唐宣宗想把永福公主嫁给于琮,后来宣宗发现永福公主品行不佳,于是婚事作罢,也就是宣宗自己把婚约收回了。公主出嫁后的败德之事甚多,譬如高祖的女儿永嘉公主嫁给了窦奉节,却跟有妇之夫杨豫之淫乱私通。唐太宗女儿合浦公主嫁给了房遗爱,房遗爱就是太宗亲信重臣房玄龄之子,双方家族都是当时有头有脸的人物,但合浦公主竟偷偷和一位和尚僧辩机私通。唐中宗女儿安乐公主嫁给了前述武三思之子武崇训,却又跟武崇训的堂兄弟武延秀淫乱,她还曾当着上官婉儿面前脱去武延秀的下裳高谈阔论,荒唐行径极其夸张。

  二、家庭礼仪的问题

cript>

cript>

  公主是皇帝的女儿,身分尊贵,所以下嫁以后,常常不肯用当时家庭礼仪来跟公公婆婆行家礼,反而要公公婆婆跟她行君臣之礼,也就是要公公婆婆来拜见媳妇,这实在违反家庭伦理的礼仪。中国是一个非常重视礼节的民族,一个媳妇嫁到家里来,却完全违背家庭的礼仪,公公婆婆不敢把公主看成是媳妇晚辈,反而是把嫁进来的公主当成自己家老祖母一样的孝敬,这在公公婆婆心中,其实又何尝是滋味?唐太宗的女儿南平公主嫁给宰相王珪的儿子王敬直,王珪便说:“当今皇上(指唐太宗)是位有道明君,皇上向来遵守法度,所以我也要让我家公主媳妇遵守家庭礼仪,我想皇上不但不会罪怪我,反而会认为我这样做,是为了成全国家礼仪啊!”于是王珪要公主按媳妇礼仪拜见自己,当然也接受了公主的拜见。但这在当时,不过是件例外,因为在王珪以前,公主媳妇向来是不拜公公婆婆的,所以太宗听到这件事情后也非常高兴,下令说:以后公主都要拜见公公婆婆。

  三、驸马不过是府内的附庸

cript>

cript>

  一般而言在唐代,普通的公主封邑是千户,有时恩宠高的公主还可封到一千四百户。所谓封邑的户数,实际上就是中央政府将这些户数的赋税,都送给公主花费,所以公主等于是有薪俸的,她拿的是政府丰厚的津贴。此外,公主设有公主府,公主府里面有邑臣,也就是她有下属官吏归她指挥。根据《唐六典》记载:“公主府有令一人,从七品下;丞一人,从八品下;录事一人,从九品下。公主邑司官,各掌主家财货出入、田园征封之事,其制度皆隶宗正焉。”此外,皇帝在公主出嫁时还会赐给奴仆,这些奴仆人数数量不受限制,所以公主下嫁有很多陪嫁的仆人与财货。此外,公主下嫁,皇帝必定会为公主盖一间新宅第,这些新宅第有些是觅地新建,也些则根本就将驸马原先旧家拆了重建,所以公主下嫁,嫁妆非常丰渥。也就是说,公主下嫁是带了大量的财产与官吏、官署、仆人一起进门,所以做驸马的人住的房子就住在公主府里,公主府的一切财富,官吏、奴仆,都是属于公主,由公主直接指挥,所以驸马在公主府中的地位类似附庸般,完全没有主权。

  四、当了驸马反而不容易升官

cript>

cript>

  唐代,一个男人娶了公主以后,便有了“驸马都尉”的官衔,于是简称为驸马。一般来说,驸马与公主结婚后,都会立刻加上一个“三品员外官”的官衔。三品,在唐代是很高的职阶,唐代的宰相,一般都是三品官,因为按唐代惯例,除非真的如郭子仪般立过天大功劳,否则一、二品的高官官阶,是不会轻易颁赐给官员的,所以可说三品官已是唐代的最高官阶。但是“三品员外官”则不然,唐代所谓“员外官”,是指原缺以外的官,也就是正式编制以外的官,只是个编制外的虚衔,不是个正式的官。唐玄宗以后,员外官又改称为“检校官”,凡是任何一个官位,哪怕是上至宰相的大官,只要是加上“检校”两字衔头,就根本只是一个虚衔空位而已,即令是检校宰相,一样没实权、没薪俸,也不能去任何单位上班。所以驸马虽然有官衔,但也只是个虚的官衔而已,根本不能算正式官吏。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