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海情仇第25-26集剧情详细介绍

2018-03-09 出处:本站原创 作者:汤潮 责任编辑:汤潮 6953
怒海情仇第25集剧情介绍

  项国强威胁梦蝶离开项唯胜,梦蝶丝毫不为所惧。梦蝶听到项国强在电话里说找打了陈水寿。

  程芸没事,离别了佐藤谦立即找到陈水寿告诉其详情,陈水寿安慰妹妹不要担心,并表示会有惊喜。

  项国强训斥项唯胜,而此时一直对爸爸唯唯诺诺的项唯胜坚持自己对梦蝶的爱情。

  麦可调查到闫芳玲和唐如茵很可能存在着母女关系,这让项唯胜找到了突破点。

  程毅顺利拿到日本人的通行证,这样他们为抗日武装夹运的货物就可以顺利发送了。得知现在赵初八对自己还有存在疑惑,程毅皱紧眉头。

  珍珠港失利,日本方面损失惨重,决定和重庆方面谈判,决定派佐藤谦去负责谈议停战。

  万海的航运量减少很多,并且都由世界航运负责,这使得项国强对程毅的底细很好奇。

  程毅打倒了抢唐如茵钱包的盗贼,当看到他的身影,唐如茵惊呆,飞奔过去一个大大的拥抱。可是,孙佳佳的出现,赤裸裸的证实了眼前的人竟然不是程一飞。

  唐如茵不相信,陈水寿再次强调那个人是程毅而非程一飞,然而唐如茵忘不掉这让自己生存的动力、

  项唯胜远远看到片场有佐藤谦为程芸准备点心,他伤心极了。项国强听到酒醉的儿子满嘴都是对那女子的呼唤。

  项国强开始巴结木村,希望可以挽回万海损失的货运。

  木村在佐藤谦的引荐下见了陈水寿,只是因为不清楚其可信度,佐藤谦解释陈水寿现在是重庆潜伏在广州的特务,并把二人的合作都告诉了木村。木村得知那批军火在项国强手中,叮嘱佐藤谦密切注意军火动态,因为这是扭转时局的关键。

  程毅不解为何陈水寿一定要项国强看到他和木村有关系,得到的答案是为了钓大鱼;想到唐如茵的痛苦,程毅心里很难过,也许唯一的办法就是恩断义绝。

  姚汉宁接到长官的任务去监视和日本人有联系的陈水寿。

  唐如茵心不在焉,多次算错账,赵初八与之一起谈论程毅。看到唐如茵痛苦的样子,赵初八建议再次去试探。

  赵初八和唐如茵再次来到世界航运,由程毅接待。

  程毅顺利的完成任务,使得日本人对项国强态度很差,孙尧对此很满意。只是孙佳佳一直心不在焉,这点他担心女儿失去理智。

  程毅听到唐如茵在程一飞坟前谴责她在自己面前的失态,自己的冷酷终于让她相信程一飞已经死去。

怒海情仇第26集剧情介绍

  项唯胜听到世界航运正在准备收购桐油,于是决定抢先行动,甚至不惜一切代价。

  程毅从佐藤谦处得知项唯胜的举动,闫芳玲看到程毅的时候产生了质疑,跑去和孙尧确认并为女儿求情。孙尧发现忘不掉过去的并不是唐如茵而是杨芳玲、

  陈水寿把日本人的条件告诉了上级,他们希望停战并逐渐把沦陷区还给重庆,上级叮嘱对日本人的条件不要做具体回应。

  程毅调查了项唯胜的行动,找了很多途径才买到了一些桐油,然而却被孙佳佳全部拿走一次还清了日盛钱庄的欠款。孙佳佳这么做,就是为了断了程毅和唐如茵的交流,她看不下去程毅要抛弃一切与之相认的趋势。程毅大怒,孙先生交代的桐油任务此刻非常艰巨。

  麦可查到易老板和日盛钱庄勾结,项唯胜又把唐如茵和闫芳玲可能存在的母女关系告诉了项国强,这下他打算来个一石二鸟。

  唐如茵被抓,赵初八找到闫芳玲,手足无措的她找到孙先生求救。可是,孙先生为了自己的贸易,并不打算伸手,无奈闫芳玲跑到警局自首。

  闫芳玲自揽责任,希望可以挽救唐如茵,对此,项国强并没有妥协。项国强希望可以挑破杨芳玲和唐如茵的关系,对此,闫芳玲淡然处之,好不易用自己俱乐部老板的交际圈威逼项国强放了唐如茵。

  程毅把孙佳佳的错误举动报告给了老板,却发现闫芳玲是唐如茵母亲的消息,孙尧提醒他注意自己的感情。

  从警局出来,唐如茵再次来到程一飞的坟前,因为她从项国强的话语中断定闫芳玲是自己的妈妈,她害怕妈妈受伤,她感到手足无措。当程毅这个时候出现在身后的时候,唐如茵恍惚了,可他还是程毅的身份。他以程毅的身份告诉悲伤软弱的唐如茵不要铤而走险,看着她满脸的泪水,程毅的心犹如刀割。程毅一句和白玫瑰有关的话,让唐如茵不再淡然。

  程芸把生活和戏剧混为一谈,佐藤谦对此表示担心。陈水寿希望佐藤谦能够尽力帮助闫芳玲,上级交代陈水寿不能曝光重庆方面,而项国强的目标其实是俱乐部后面的大鱼,这点他们也开始疑惑。(本站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