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安偷改交易规则涉嫌损害投资者利益 是谎言还是作秀?

2019-07-15

  7月12日,币安发布公告称“币安团队将放弃团队BNB份额,并将其加入到BNB销毁计划中”,很多投资者将此理解为币安平台币BNB将大幅度减少流通数量,BNB价格应声上涨了一波。但是随后被众多媒体发现,投资者不过是被币安冠冕堂皇的说辞欺骗了,币安此次更改回购销毁规则,本质上并不对BNB流通规模产生任何益处,反而有可能成为其团队内部谋私利的工具。

  火币创始人李林表示,按照币安发布的新规,“流通的不管了,直接销毁团队手里的,也就是说不需要回购了,按照数据直接从预留的扣,每个季度减少几亿的回购成本……”,更多投资者质疑币安的这一政策是把原来拿出在二级市场上回购的资金直接分给了自己的团队。火币全球CEO翁晓奇和OK大客户经理九妹也对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连番提出质疑。

  简单总结来说,币安此次更改回购销毁规则,本质上并不对BNB流通规模产生任何益处,反而有可能成为其团队内部谋私利的工具,甚至对BNB的市场流通造成负面影响。事实一:销毁管理团队的BNB,并不会使得BNB的流通量进一步减少,反而存在“币安团队优先高价套现”之嫌,甚至有可能增加BNB市场流通量按照BNB白皮书中的代币发行规则,币安总共将发行2亿枚BNB,其中早期私募机构投资人拥有2000万个,ICO公开发行1亿个,其余8000万个由币安管理团队所得,分5年解锁释放,每期解锁1600万个。并且BNB设置了明确的回购销毁机制,币安交易平台利润的20%将用于回购销毁BNB。此次币安更改回购销毁机制的官方说辞为“将会放弃管理团队持有的BNB份额,加入到BNB季度销毁计划中”,乍听之下,似乎由于管理团队的“放弃”,季度销毁的BNB数量会随之增长,BNB的流通总量也会进一步减少,形成市场利好。但是事实上,币安销毁其管理团队持有的BNB的同时,不再履行此前从流通市场中回购并且销毁BNB的义务,并非是在原有回购销毁体量的基础上增加了管理团队的BNB的份额进行销毁。也就是说,币安每一季度回购销毁BNB的数量并没有产生变化,只是回购销毁的BNB的来源变化了。进一步来看,币安回购销毁的管理团队的BNB到底是已经解锁进入到流通市场中的BNB,还是尚未解锁的BNB呢?如果回购销毁的是已经解锁的BNB首先币安团队按照本季度收益,确定要回购销毁价值2383.9万美元的BNB,以回购销毁日的BNB价格计算,总共需要销毁808888个BNB。那么先不论币安是以当前BNB美元价格从管理团队手中回购再销毁,还是直接销毁刚解锁的还没有分配给管理团队的BNB,从结果上来看,就是流通市场中减少了808888个BNB。对比原先机制,BNB流通量没有任何变化,我们实在看不到币安所强调的“进步之处”。另外,对于何一一再强调的新的机制是为了“避免管理团队手中的BNB对市场形成抛压,进一步稳定市场”的说法其实也没有特别大的说服力。为了避免大量BNB解锁后形成抛压,完全可以选择将解锁的BNB进一步分月、分周释放或者设置新的锁仓激励等许多其他的方案,直接回购管理团队手中的BNB并不是唯一的选择。但是,BNB价格冲高的行情下,币安团队若选择回购BNB的方案则很难逃脱其“优先为其管理团队持有的BNB高价变现”的嫌疑。至于币安所声称的“是直接销毁管理团队手中的BNB,并不是以美元从管理团队手中回购”是否属实,可能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吧。试想对于币安的管理团队而言,公司之前承诺好的“分红”突然间被没收了,恐怕真是可以哭上几天几夜的。这显然不是一个在公司内部真的具有可行性的方案。当然,如果币安对内部承诺将回购BNB的资金以其他方式返还给管理团队则另当别论。如果回购销毁的是尚未解锁的BNB我们目前仅能了解到币安在白皮书中承诺将每年解锁1600万个BNB给到管理团队,但币安并未公开其管理团队BNB的具体解锁情况。很遗憾,我们在BinanceChain的开源代码中也并未找到锁仓智能合约的开源代码,无法进行进一步判断。如果说币安所谓的锁仓并未通过智能合约去中心化执行,而是由人工进行分配,那么币安则完全有条件销毁尚未解锁的BNB。也就是说,本来市场上实际流通有1.2亿个BNB,团队锁仓了8000万个BNB,原先的回购机制下,币安销毁的是市场中流通的BNB,减少了实际的流通量,有利于BNB价格上涨;但是新的机制下,如果币安回购销毁的是本来应该处在锁仓状态的BNB,实际上BNB市场流通量并未减少,相较于原先的回购销毁机制来说,反而是增加了市场上的流通量。那么这恐怕将是本年度最耐人寻味的骗局了。事实二:币安已悄悄修改白皮书,不再明确20%的利润用于回购销毁BNB币安2017年6月发布的BNB初始版本白皮书中(当时BNB还叫做BNC),明确承诺将会以交易平台每季度20%的利润来回购BNC并销毁。

  但是,在今年4月份前后,币安却悄悄修改了白皮书的内容,在新的“回购销毁”机制中,币安对于销毁的BNB的具体数量不再给出明确的说法。

  事实上,细心的朋友可能已经发现,在2019年第一季度,币安发布回购公告时,还明确称其用平台20%的利润进行了等值数量BNB的回购,但是在最新的第二季度回购公告中,则并未再提及。尽管此次何一在非官方场合仍然宣称,此次仍然是用平台20%的利润等值的美元进行BNB的回购销毁,但是已经不再列入官方公告的“回购承诺”显然大幅降低了可信度。事实三:币安官网公告数据与浏览器数据存在多处不匹配,数据难以验真在此次调研过程中我们发现,Binance浏览器中关于BNB数量的数据与BNB此前几次公告中的数据存在差异,至于究竟是币安的管理团队太过于马虎粗心造成数据展示出现问题,还是另有深层次的原因,现在不得而知,有待于币安团队的进一步回应。冲突1:第八期销毁公告中的历史销毁数量与第七期公告中的数量不匹配

  冲突2:Binance浏览器中的历史销毁数据与币安公告中的数据不匹配

  *币安主网2019年上线,当前主网记录中仅有近半年的历史记录冲突3:Binance浏览器显示的总供应量与币安官方口径不一致

  综合以上各方面情况来看,币安先是暗自抹去了以20%利润回购BNB的官方承诺,紧接着又用“面向管理团队回购销毁BNB”取代“从公开市场上回购销毁BNB”,并且,其官宣口径中销毁BNB的数量与浏览器多处不匹配。更深层次来看,不论币安是真的没收管理团队的BNB,还是暗地里运作帮助管理团队高价套现,对于币安的长期发展都不是一件好的事情,更不是一件值得宣扬的事情。另外,在这次微信群激战里面,还有另外一件值得关注的事,在群内提问环节,原linkVC的合伙人张力@何一女士,提了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作为币安ICO白皮书上的一员,我想问问当时承诺给大家的千分之一是股权还是币?”所谓的“千分之一”事件,其实在行业早期大佬们之中早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当年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准备做币安的ICO时,认准了想要一炮而红,必须得多位大佬来当顾问做加持,于是跟很多位当时的行业前辈承诺做币安的顾问会得到千分之一的BNB作为酬谢。但是当作为顾问之一的张力再次重提旧事,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却刚硬回怼:请问,有合同吗?并且公开表示顾问如果想要领取BNB酬谢,那就必须要合同,要走法律程序。对此,我们看到张力回应称,当时大家答应做顾问,是基于对赵长鹏的信任,并没有签订正式合同,但是都保有当时的录音材料和见证者证词,称愿意接受走法律程序解决。我们无法判断张力和币安这场财产纠纷官司能不能打的响,能不能打的赢,毕竟币安曾经高调和它的前股东红杉资本的一番激战到现在也没有一个结论。我们得客观承认,区块链行业早期的发展就是个野蛮生长的阶段,币安的崛起正是得益于其大胆强悍的风格,不论是在中国94新规叫停火币和OK中国业务时“逆监管而为”火速ICO,还是美国SEC要求Poloniex和Bittrex 下架大量证券类资产时“顶风作案”向美国用户提供大量证券类币种,可以说币安是善于突破规则的,并且确实凭借此取得了迅猛的发展。行业发展到今天,作为区块链行业头部企业之一,如果仍然只是把契约精神当做一个虚无的口号,以利用用户的认知差来愚弄大众谋取利益,显然是很难获得进一步发展的。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