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综艺商场婚恋最安全纯素人节目成大势热钱溜走了

2019-12-01 17:57:41 作者:责任编辑NO。石雅莉0321 责任编辑:责任编辑NO。石雅莉0321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作者晓亚,原标题为《婚恋最安全、纯素人节目成大势、热钱溜走了?一线创作人眼中的2020综艺市场 | CEIS圆桌复盘》,36氪经授权发布。

2020 CEIS年会举行前一天,艺人高以翔在录制节目过程中出现意外,直接牵扯出国内综艺行业的规范性和产业化问题。

在娱乐资本论创始人吴立湘看来,综艺原本应该是带给受众轻松快乐的大众产品,但从业者却背负着巨大的压力。这种压力究竟从何而来?或许每天奔波在一线的创作者们最能感同身受,也深知整个行业的顽疾所在。

抛开日积月累的行业弊病,回望过去一年整个行业,不管是综艺娱乐节目的类型还是体量似乎都在悄然发生明显的变化。正如昨天的主题“综艺娱乐节目中的社会化表达”提到的那样,2019年国内综艺市场涌现出得更多是社会现象的映射、社会情绪的反映,这背后有哪些原因?又会给2020年的综艺市场带来哪些影响?

发展时间短、乱象不断,国内综艺产业标准化任重道远

在合心传媒创始人王征宇看来,综艺行业压力的源头就在于中国综艺发展时间较短。从2005年《超级女声》开始到现在也不过14年,大片、大体量的综艺出现时间更短,从2012年《中国好声音》到现在也只有7年,而这7年中行业永远只看得到头部项目。“好声音火了赚了多少钱,跑男火了客户加起来15个亿,《爸爸去哪儿》带动了多少品牌。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资本涌入,越原始积累阶段越容易出现乱象。”

合心传媒创始人王征宇

王征宇记得前两年这种乱象特别明显,所有项目提案PPT都在卖明星。这两年好一点,开始卖制作团队。但其实国内综艺的专业化程度确实有很大问题,“每个工口的专业化程度都是有问题的。”“我们干的都是糙活,总导演什么都得懂,因为下面很多人都是不专业的。”

市场对综艺有需求,但事实上并没那么多专业团队来分摊这些项目。“中国每年有600多档综艺项目,算得上总导演的,不算下面的,大小总计大约有50位,如何承担600个节目?”在王征宇看来,尽管每个人都在试图追赶标准,但标准是需要时间积累的,用十年走完别人几十年的路并不现实。“哪怕多给我们一点时间,让我们沉淀一下,努力把这个行业的标准做一点出来,包括导演、编剧、视觉、导摄团队、制片部门。”

但在标准建立之前,过去几年背后资本在不断驱赶,很多项目就此上马,“有很多节目逻辑通吗?做的傻节目还在那播,客户真正的需求的,特别傻一个事。”

恒顿传媒COO、《忘不了餐厅》总导演王童也感受得到行业制作水平的问题,一方面观众对综艺娱乐节目的审美水平极速提高,但整体综艺制作水平非常低,两者之间的矛盾不得不拿时间和人力去消除。

恒顿传媒COO、《忘不了餐厅》总导演王童

小宇宙集团高级副总裁、燃烧小宇宙传媒CEO王险峰则认为目前从业者压力过大,除了以上行业问题,还在于其实很多制作人秉着负责任的态度,对内容执着追求,拿了70分的菜,非要做到90分。因为各工种不专业达不到满意程度,只能自己给自己压力,用加班、不睡觉来弥补。

小宇宙集团高级副总裁、燃烧小宇宙传媒CEO王险峰

作为在场唯一的平台方代表,《这!就是街舞2》项目总负责人刘栋也感受得压力,但他认为,“任何时候内容都是第一位的,内容没想好,最后反噬的只会是自己。” 同时,刘栋认为,综艺创作者理性回归到内容本身,是行业健康发展的表现。大浪淘沙,最终留得下站得住的都是真正好的内容。

《这!就是街舞2》总负责人刘栋

归根结底,发展时间短不成系统、资本大量涌入是导致综艺行业混乱的最根本原因,而时间的问题只能慢慢去修正、弥补。

“节目越来越难做,市场越来越可怕”,如何与观众共鸣

抛开一直存在的行业问题,今年综艺行业也并不乐观。

“文娱行业今年太太太太太太难了”是所有从业者的共识,这种共识传导到制作端越发明显。“我们的感受是节目越来越难做了,市场越来越可怕了。”王童在现场感叹道。在这种情况下,王童感受到反而是一些小众的节目可以杀出来新路。今年恒顿传媒制作的《忘不了餐厅》关注阿尔兹海默症老人,成为综艺市场上的一匹黑马。

这两年关注社会情绪和现象的节目频出,从婚恋到家庭关系、到老龄化社会再到职场,综艺娱乐节目似乎开始脱离以明星为主要卖点的窠臼。

在王童看来,这是经济高速发展之后的必然结果。“当经济高速发展的时候,这个社会要求每个人都拼命赚钱、努力成功,取得一定社会地位。但当整个社会具有一定物质基础后,人们一定会回归到关照内心和社会的点上来。”

王童明显能感觉到去年和今年是综艺行业的一个微妙转折点,“包括制作人、平台对社会情绪、人的内心、很多特殊群体的关心都是一种反思,这是一个必然结果。只要在这些反思中找到一个所有人都关心的点,就能得到共鸣。”正如《忘不了餐厅》抓住的痛点并不是努力生活的老人,而是在外打拼的年轻人遗忘了父母老去的点点滴滴,才引起跟广泛的社会讨论。

同时,在王险峰看来,综艺娱乐节目已经到了在表层娱乐过后思考给观众内容沉淀的阶段,“这个节目最后要告诉观众什么、我要做什么才能跟观众有共情点,这是困扰所有内容制作人的一个大问题。如果找到这个点,又做得不矫情、不假,这个方案从内容方面就跑通了。”

《这!就是街舞》也抓住了相应的社会痛点和表达空间。刘栋告诉我们,《这!就是街舞》第二季的用户中,18-29岁的用户人群占比达到50%左右,其中18-24岁的观众比例最高,这一群体也就是95后和00后。他们中的大多数既是“独二代”同时又是“网一代”,这也决定了他们可以通过街舞找到一种集体主义和奋斗精神的共情。

“回过头来看,为什么《这!就是街舞》到现在为止还是很受欢迎,因为它能让95后、00后通过街舞找到一种共情,这种共情是爱、和平与尊重,是一种通过拼搏争得胜利和认同的集体荣誉感,这都是很正能量的。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综艺创作最关键的是要抓住社会的痛点或者爽点。”刘栋表示。

同时,在刘栋看来,做节目不要教条式的告诉观众该怎么做,也不要拿太过专业性的东西试图教育观众,而是要用一种大众文化的心态来做垂类综艺。

王征宇也说道,因为曾经新闻从业者的经历,他本人在做节目时也很注重社会化表达,但他认为表达一定不是说教,说教是观众最反感的,“我有理由怀疑现在很多文化节目都是在消耗资源、浪费资源。”

王征宇现场吐槽最近看节目觉得很累,没有可以真正让自己放松的节目。“综艺娱乐节目的本质是什么?它的本质是丰富大众业余文化生活的产品。但现在节目越来越垂直,反正就看着好累。综艺娱乐节目本身是为了让人放轻松的,你要做自我表达、有特别强的表达欲望,可以去做纪录片、独立电影,为什么做综艺娱乐节目?”

在王征宇看来,综艺娱乐节目最大的本质是服务好底层受众,让大家从中收获开心和解压。在他看来,好的综艺娱乐节目永远有一个特质——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外行人都能看得懂,能从中收获到快乐、开心、解压,周末晚上看了之后睡个好觉。对于内行人,我需要表达的东西只要有几个人看得懂就行了,我不要求所有人都看得懂。”

除了在制作层面上如何把握社会情绪、遵循创作规律,论坛嘉宾们还分享了如何在寒冬中“不死”的公司运营诀窍。

王征宇在行业不景气时有一套自己的运作规则。“我们公司立志做成30人以下的公司,绝对不做30人以上。所以我们公司的目标是,如果今年有一档节目,明年的目标不是做三四档,而是做两档。”

2017年合心传媒制作了《向往的生活》第一季,2018年在此基础上增加了《幸福三重奏》,2019年再次增加了《我们是真正的朋友》,都不属于超大型的节目。在王征宇看来,这种体量较小的节目很适合创业公司,风险小。二来,保持30人以下也可以较好地控制人工成本。王征宇更现场建议,所有创业公司最好都不要超过30人。

王征宇更“炫富”式开玩笑,劝诫创业公司绝对不能融资,“融资以后就很麻烦,我们公司一轮都没融。当然首先因为我比较有钱,我们家里是开厂的。第二个,你赚这些手艺费是可以正循环的,不用融资,你只要不想做大,啥事没有。”

纯素人节目成大势、情感类节目最安全?

经过2019年的市场历练,各制作公司对2020年的内容都有了自己的预判。

王险峰透露,明年燃烧小宇宙制作的一档分手旅行节目《醒醒吧丘比特》已在爱奇艺官宣落地,招募素人情侣、通过明星观察的方式记录情侣分手或和好的过程。仅第一轮朋友圈传播已经有700对情侣报名。在王险峰看来,接下来这样体量和这种类型的会比较容易操作,相对安全,也是现在综艺行业的发展趋势。“个人觉得(这种类型的)真人秀会是综艺娱乐节目最近几年的主要节目形式。一来非常容易讲故事,真实的人设、场景和即时发生的故事,纯素人有真实的故事,显然这是明星真人秀所局限的。”

另外,燃烧小宇宙还想在体育大年做一档以素人为主的足球真人秀《热血11人》。王险峰认为,纯素人一定是未来真人秀的发展,只是时间长短问题。而类似素人故事、明星解读的方式是现阶段一个很好的过渡产品。

而综2代《忘不了餐厅》新一季则会把重点放在代际沟通上。“第一季的重点在于科普,让大家了解这个群体。下一季的重点在代际沟通,包括在选角上会有更年轻的认知障碍群体,希望观众把注意力从疾病本身挪开,转到对两代人关系的思考上。”同时,王童透露他们明年准备啃“抑郁症”这块硬骨头。

据刘栋透露,为了更好地满足观众的需求和期待,《这!就是街舞》第三季将全面升级。除了第一、二季的遗珠会回来,节目组还启动了全球海选,会到美国、法国、日本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搜寻街舞大神。此外,节目在视觉和舞美设计上也会有更多突破,给观众呈现更燃炸的街舞视听盛宴。

王征宇倒不想做专业垂直和大选秀节目,就想做点特别轻松减压的节目,自己做得开心,观众看得也开心。比如《新西游记》那种看完特别开心,不用带脑子看的节目;比如《超级变变变》,因为王征宇觉得中国小孩缺少美学和创意教育,想要做这么一档节目给14以下的小朋友看;又比如,涉及社会问题的二婚题材,都很有意思。

在王征宇看来,所有节目都来源于生活本身,“因为生活本身就是最大的真人秀。生活本身就有悲欢离合,所有情感,所有你想像不到的事,它都在发生,我们做综艺的,无非是把它拿过来,然后在短时间内用我们的规则展现给大家看而已。”

刘栋则认为,综艺娱乐节目最关键的地方在于抓住社会痛点或爽点。而在具体创作层面上一定要恢复到回归心态,“没有热钱了,所有内容都回归到内容本身。”

寒冬对投机者来说是难关,对真诚的创作者来说不失为一个机会。可以明显感觉到,今年优质的综艺娱乐节目并不少,这或许意味着寒冬之后的春天。

而在论坛最后,王征宇也感性地为综艺发声,“没有在掌声中结束的综艺。综艺不像电影,电影的上映周期只有20天,成功了、大爆了,所有人鼓掌,它在掌声中结束。综艺是只要你节目做得好,就一直会做下去。只要客户还在,只要有一部分观众还在,你就会做下去。但时代是永远前进的,正常一个综艺娱乐节目的寿命是三年,最好超不过六七年。所以到最后一个综艺一定是在黯然中、在没有掌声中结束的。我们最后都会收拾起行囊,在没有几个人鼓掌声中结束我们的综N代。所以趁我们还活着的时候善待我们,感谢大家。”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