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拍拍加码“真人答题”:越亏越做,流量逻辑还行得通?

2020-12-14 11:05:42

  来源:启阳路4号

  一进入下半年,好未来旗下一款新产品“题拍拍”动作不断。

  “题拍拍”是传统教育服务企业好未来于今年3月上线的一款拍照搜题产品,上线的近一年,已几经更名。今年8月,从“海边搜题”更名为“题拍拍”,随后推出“真人老师在线免费答题”服务,近期又把答题时间从28分钟直接缩短到14分钟。

  题拍拍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称这款产品将永久免费。在出街广告牌上,题拍拍把“免费”放在最显眼的位置,且声称独家签约了100名清华北大答题官。这与主流拍搜APP作业帮和小猿搜题有些区别,后两者作为行业的领头者,更多地在强调已经服务的用户量级,以及拥有的名师数量。

  组合拳之后,部分自媒体便开始炒作新赛道和新战场的概念,甚至提出,这可能是行业的一次重新洗牌。然后就在今年2月,艾瑞在一份报告中刚刚指出,“搜题的战争已经结束”,核心论据就是作业帮和猿辅导旗下的小猿搜题已经占据了超过80%的市场份额,其中作业帮APP甚至占据75%的市场份额,远超同类产品。

题拍拍加码“真人答题”:越亏越做,流量逻辑还行得通?

  为何一个被定义为已经“结束”的战争,还有“闯入者”试图重启波澜?短短的半年时间,行业究竟发生了什么?

  真人答题=开倒车?

  题拍拍推的真人在线答题并不是一个新事物,甚至可以说是互联网教育公司的标配。只是其他平台主推的是“拍照搜题(行业简称拍搜)”,只有针对VIP用户,才会提供真人答题服务,用于少量题库没有覆盖的题目。

  行业的共识是,目前只有极小比例题目无法通过拍搜产品直接搜到原题。也就是说,如果以解答题目为目标,现有的产品已经可以做到覆盖绝大部分,而且随着数据量的增加,这个比例肯定会进一步增加。

  多家互联网教育公司告诉记者,其实各家内部早就把拍搜定义为“工具”,而不是“服务”,主要的作用就是通过免费获取用户,提高黏性,继而转化到其他付费服务上。所以,各家在这块上的策略,都是“用机器取代人”,通过AI、大数据等技术,让产品更加智能,能覆盖更多题目。也只有这样,用户才能享受到成规模、稳定供应的学习辅导。

  实际上,题拍拍真人答题并非是新事物,在2013年和2014年前后,最早出现的一批互联网教育公司都是以拍搜和在线答题为切入点,起初没有盈利模式,靠融资快速积累了大量用户,直到迭代出了不少付费业务。

  不过那批公司中也不乏一开始就主打“真人答题”概念的,比如口袋老师。当时打出的口号是““让天下的老师帮助天下的学生”,据称平台上聚合了3万名经过认证的老师。之后基于盈利模式的考虑,该公司一直走包月模式,但因为门槛较高,用户量增长很慢,逐渐淡出视野。

  “题拍拍进入的领域,已经过了用户红利期,再靠这个逻辑和模式去获客,甚至是用成本更高的人工服务去替代拍搜,是一步险棋。”一位行业人士说,“尤其是在其他几家已经做得相对完善的情况下。”在行业平均水平下,拍搜的答题时间已经低于一秒,且准确率超过95%。

  题拍拍对外称,拍搜只能搜到答案,而不能搜到解题过程,学生更需要的是解法,而不是答案。所以,需要清华北大的解题官提供完整的解题方法。但实际上,在主流APP上,题目都标配着解析和思路,已经可以很好地辅助学生学习。

  “这没必要非得人工来解答,很多平台已经把解题过程视频化了,从长远来看,这完全是个可标准化和数字化的事情。”一位在线教育从业者表示。

  烧钱阻击,效果待考

  12月10日,《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称,从今年7月开始,题拍拍就开始大量招募兼职大学生,仅小学数学目前就已招募了超过5000人。大学生只需配备iPad和手写笔套装,经过培训后就可上岗。报酬标准是,基础题为1元/题,中等及以上难度的题目则为3到10元每题。据称,在招募时,应聘者被告知正常状况下的收入水平为2000元到5000元每月,且可随时提现。据媒体推演,这块的成本每月最高可达近亿元。

  上述媒体称题拍拍是好未来创始人张邦鑫亲自抓的项目,全部资源都向它倾斜。媒体在评论这件事时,多称好未来是要通过题拍拍阻击作业帮等头部互联网教育公司。

  在好未来最新的财报数据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受疫情因素影响营业收入有所提升,但营业成本却也在同步大幅攀升,而这也吞噬掉大部分利润。

  据wind数据显示,2021财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好未来营业收入分别为64.94亿元和75.69亿元,同比增长35.23%和20.81%,营业总成本支出为62.74亿元和79.28亿元,同比增长40.35%和28.26%,营业利润分别为2.21亿元和-3.59亿元,同比增长-32.83%和-194.44%。

  其中第二季度因为亏损3.59亿元,成为好未来近10年最惨淡的季度。

  今年的疫情对于互联网教育行业可谓意义深远,学生无法正常入校上课,导致众多公司都在这期间数据暴涨。据搜狐网报道,2019年暑期,该行业整体的广告投放是30到40亿元,到了今年暑期,直接超过了60亿元。

  与此同时,头部效应也随之继续加剧。在作业帮公布的数据中,今年报名作业帮免费课的全国中小学生超过3300万,位居行业第一。在作业帮的正价付费大班课中,超过67%的新增用户来自于APP内的自有流量,这使得它的综合获客成本不到行业平均值的一半。网易有道CEO周枫也提到,第三季度的销售额里有22%来自于自有流量,这个占比同比增长了187%。这都得益于近五年积累的用户规模,尤其是对于纯粹的互联网教育公司,获客优势极大地被放大。

  以线下为主的好未来反而相对被动。据财报显示, 2021财年第一季度、第二季度,好未来的收入增长同比增幅为35.23%和20.8%,且转盈为亏。但是,同期销售费用猛增,分别为15.62亿元和26..05亿元。相比于线上的热闹和惬意,好未来显然有些吃力。

  这些线上教育平台已经攻到了好未来最核心的地带,而且来自于技术和模式的优势更加明显,这也是为什么今年虽然大环境不好,但头部的几家公司都拿到了大额的融资。

  这也使得题拍拍不得不大把烧钱,不过效果有待考证。根据极光(Aurora Mobile,NASDAQ:JG)发布的《2020年K12在线教育行业数据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9月题拍拍APP的DAU均值仅在60万上下。

  “主要还是因为真人答题效率不高,尤其是用户都在晚间集中式使用,想要保持一定的答题速度,就需要储备大量的兼职人员,否则会极大地影响用户体验。”上述行业人士称,“但人多了就不好管控,甚至连解题的准确度都无法保证。”

  截至到发稿时,题拍拍已经启动了限流,据产品显示,用户每天能申请的真人答题次数已经被限定为5次。

  从资本市场表现来看,市场也给出了自己的判断。据数据显示,今年以来跟谁学上涨196%,无忧英语上涨157%,有道上涨94%,而好未来仅上涨42%,涨幅明显低于其他教育企业。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