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垄断锤到QQ音乐传闻对腾讯音乐影响几何

2021-07-14 12:42:27 出处:21世纪经济报道
反垄断锤到QQ音乐传闻对腾讯音乐影响几何

  作者/贺泓源

  编辑/张伟贤

  “反垄断”传闻愈演愈烈,这对腾讯音乐来说,是某种常态。

  7月12日,有媒体援引两名知情人士消息称,中国反垄断监管机构正准备要求腾讯旗下的音乐流媒体部门放弃独家版权。对此,腾讯音乐方面并无任何回应。

  4月末,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SAMR)曾对腾讯音乐集团展开调查。作为调查的结果,该监管机构拟对腾讯音乐进行处罚,并罚款50万元人民币,原因为腾讯音乐对两个应用的收购存在误报行为。

  7月10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公告,禁止腾讯合并中国两大电子游戏直播平台斗鱼虎牙

  受种种消息影响,7月13日,腾讯音乐报收12.33美元,跌幅4.27%。14日盘前,腾讯音乐涨至12.65美元。3月末,腾讯音乐曾至32.248美元股价高点。

  “垄断”由来

  客观上,腾讯音乐版权优势,也确实与此前被罚的并购案有关。

  2004 年,国内第一个音乐网站——酷狗音乐诞生,吸引用户超千万;2008 年研发出酷狗音乐移动客户端 APP;2012 年酷狗内部孵化的全名造星平台酷狗直播(原名繁星网)上线,次年即推出知名歌手庄心妍,成为第一例互联网造星爆款。2005 年 8 月,酷我科技成立; 2006 年底推出了拳头产品酷我音乐盒;2013 年,酷我直播上线。

  CMC 前身是 2012 年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的海洋音乐,2014 年 4 月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完成整合, 加上三家版权公司(海洋音乐、彩虹音乐和源泉音乐)旨在打造亚洲最大的音乐集团;2016年1月,CCTV15 央视音乐频道入驻 CMC。同年 7 月,腾讯将其在中国的大部分网上音乐服务(包括 QQ 音乐和全民 K 歌)注入中国音乐集团(China Music Corporation,简称“CMC”),腾讯对 CMC 的持股比例从 15.8%上升至 61.6%,CMC 成为腾讯的合并子公司;同年 12 月,CMC 更名为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正是对中国音乐集团的收购,完成了腾讯版权优势的初步奠定。

  2017 年 5 月,TME 与环球音乐达成版权战略合作;9 月与阿里音乐达成版权转授权合作,同时获得滚石、 华研、寰亚等音乐版权。

  腾讯版权优势另一大背景是,政策转向。2009 年文化部发布《关于加强和改进网络音乐内容审查工作通知》以规范网络音乐市场秩序,强调加强网络音乐知识产权保护。

  监管的收紧加大了平台的版权费用,加之变现效率较低使在线音乐平台在 2010 年开始迎来关门潮,好听音乐网、巨鲸音乐网、Song Taste 相继关闭。2015 年国家版权局出台最严版权令,监管进一步加强了对音乐版权的管理,各大网站纷纷下线未授权作品,网络音乐版权秩序明显好转。

  版权监管的加强使各大平台开始不遗余力投入资源采购版权,平台为了获取独家版权,纷纷竞价,版权价格急剧抬升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用户体验。在此背景下,2017 年国家版权局先后约谈各头部在线音乐服务商及 20 余家唱片公司,要求市场避免对独家版权的双向授予或采购,促使平台与平台间开始版权互授,从而出现了 QQ 音乐和网易云音乐达成合作,实现 99%的版权共享,仅留 1%的独家差异化竞争的形式。

  但这 1%的独家差异化,构成腾讯音乐核心壁垒。36kr数据显示,腾讯拥有的独家音乐版权数量约500万首,腾讯音乐所保留的1%的独家音乐作品量为5 万首,且大部分为热度及播放量较高的流行音乐,在音频市场需求聚焦头部的情况下,仍保有显著的版权优势。例如,周杰伦版权,国内除苹果音乐外再无分店。

  这种优势事实上促进腾讯音乐营收增长。一季报报显示,当期,腾讯音乐实现营收78.24亿元,同比增长24.0%;净利润9.8亿元,同比增长10.5%,对应净利率12.5%。

  细分到业务来看,腾讯音乐在线音乐服务收入27.5亿元,同比增长34.5%;社交娱乐服务收入50.8亿元,同比增长18.9%。

  在线音乐服务收入增长背后是,腾讯音乐付费用户创新高。同期,腾讯音乐在线音乐付费用户数增至6090万,同比增长42.6%;在线音乐会员订阅收入16.9亿元,同比增长40.2%。单季度付费用户净增数达到490万。受付费用户高增推动,腾讯音乐在线音乐服务付费率同比提升3.4pcts至9.9%。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推动付费用户增长,对周杰伦等头部音乐人,腾讯音乐早已建立起强大付费墙。

  但这种做法,也确实带动了音乐公司收入增长与版权保护本身。“独家版权给了音乐人极大溢价,我更喜欢网易云音乐,但版权还是签给了腾讯,就是因为钱多。这不是坏事。”有头部音乐公司创始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当然,腾讯音乐最主要收入还是来自直播等社交娱乐服务收入,其主要载体为酷狗、酷我。

  “后垄断时代”

  另一头,不管传闻最终以怎样面目落地,国内音乐市场早已进入实质上的“后垄断时代”。

  5月,索尼音乐娱乐(SME)宣布与网易云音乐、腾讯音乐达成数字分销协议。索尼与网易云音乐系首度达成直接版权协议,这意味着,此前腾讯音乐独占索尼音乐大陆地区版权局面成为历史。

  这种情况下,各家都在寻找新方向。除了培育新音乐人外,网易云音乐指向社区流量,其预期中国在线音乐及娱乐平台市场在2025年将达到1670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32.2%。网易云音乐称将专注于通过培养“云村”社区扩大用户群体及用户参与度,为长远盈利能力铺平道路。

  “云村社区承载的是网易云音乐未来的差异化,或者说我们以前有很大的差异化,现在想把差异化放大。”在2019年,时任网易云音乐CEO朱一闻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招股书显示,网易云音乐2018年、2019年、2020年营收分别为11.48亿元、23.18亿元、48.95亿元,净亏损分别为20亿元、20亿元,30亿元,三年内烧钱70亿。

  腾讯音乐持续向腾讯大生态靠拢。在财报电话会上,腾讯音乐CEO 梁柱透露,熟人社交与陌生人社交质量,将是流量增量。“在熟人社交这一部分会聚焦于提供一些工具,如何能让用户在微信和QQ上消费音乐内容,会提供一些音乐创作工具,或者是两个朋友之间互相可以消费音乐的场景,力图在微信跟QQ上增加我们自己的音乐播放量。”他称。

  另一大尝试则指向视频号。“后续可能会考虑和微信视频号有一定联动,音乐人可以在微信上开辟自己账号,内容能够非常方便的分发到平台,来推动音乐人跟粉丝之间基于短视频内容的互动关系,也能够增大平台因视频内容消费的时间。”梁柱表示。

  4月15日,腾讯音乐宣布新一轮管理层调整,由梁柱担任CEO,主管TME旗下各业务条线的工作;原CEO彭迦信担任执行董事长,负责长期战略制定、董事会与公司的整体协调等工作。

  而梁柱曾负责包括QQ和QQ空间等在内的社交平台。此外,梁柱在2014~2016年期间主管QQ音乐,并作为创始团队成员创立了全民K歌。

  6月,腾讯音乐内部发文,宣布成立内容业务线,负责音乐内容相关业务的整体规划、战略制定和统筹管理。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网易云音乐月活数1.81亿,3年间年复合增长率31%。一季度显示,腾讯音乐在线音乐服务月活 6.15亿,同比降低6.4%。

  另据QuestMobile数据,截至3月,网易云音乐月活与酷狗音乐、QQ音乐、酷我音乐三大腾讯系平台依旧存在相当差距。

  随着独家版权模式逐步走向终结,整个音乐行业盈利模式,都将迎来转变。

原标题:反垄断锤到QQ音乐传闻对腾讯音乐影响几何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